百度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baidu.com/

楼兰新闻在线,南疆新闻资讯

发表文章请  登陆 或  注册帐号

丝路楼兰网

奋战沙海斗志扬 守得疫散见暖阳

来源:巴州广播电视台 发布时间:2020-02-14

奋战沙海斗志扬 守得疫散见暖阳

——记塔克拉玛干沙漠警察的抗疫故事

      丝路楼兰网全媒体讯   (张贵斌、寇成伟、张衡)当太阳翻过金色沙山升起的时候,检查站的刘志乔刚刚参加完晨训,正拿着扫帚清扫院子里散落的沙土。鼠年元宵,这已经是他在塔中呆的第六个年头了。记得刚来那会儿,他正值18岁,带他的师傅经常教他:要做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那得眼里有活,手勤腿勤嘴勤。他算是记下了,这一扫就是六年,每次清扫都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他知道,不扫不行啊,一日不扫院子里就落一层沙土,几日不扫,那黄沙都要淹没脚脖子了。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发生以来,检查站黄所长每日安排他清扫完喷洒消毒剂,他乐意干这个,他心里清楚,疫情防控战役已经打响。

      刘志乔所在的检查站全称叫新疆巴州塔里木公安局塔中公共安全联合检查站,位于巴州且末县境内,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腹地、沙漠公路334公里处,地缘上与和田地区民丰县交界,是和田地区通往巴州的南大门,距离库尔勒市500余公里。检查站与派出所、交警队合署办公,主要负责查验和田、喀什、且末及外省进入巴州和油区的人、车、物,查堵抓捕犯罪嫌疑人,查缴违禁物品,管理油区社会治安,维护道路交通秩序,救助危难群众以及巡护近700余公里的油气管线等。疫情发生以来,塔中检查站宛如一道关隘,扼住了沙漠公路南来北往的咽喉,发挥着巴州南大门“防护网”、“过滤器”的作用。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这里气候异常恶劣,夏季酷热、冬日严寒,全年扬沙天气多达270天。一条因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而生的沙漠公路贯穿塔克拉玛干南北,途径轮南油田、塔河油田、塔中油田,连通南疆重镇轮台、尉犁、且末、民丰等,全长566公里。沙漠公路为塔里木油田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被沙漠隔开的城镇架起了一道促进文化交流、民族团结、物资流通、经济发展的桥梁。守护这座“桥梁”,保卫国家能源安全,是平时更是防疫战时的职责使命,坚决防止疫情输入扩散,塔中检查站的民警们在平凡的岗位上演绎着一幕幕抗疫故事。

有他在,我们心里就有底

      彭伟延副局长是一名有着20年党龄、26年公安工作经验的老同志,任局领导以来,几乎分管过全局每个科室,业务全面、综合能力强,是名副其实的“万精油”。疫情伊始,他就主动向局党委请缨,要到条件最艰苦的防疫一线去,“疫情就是命令,我是领导干部,更是共产党员,困难时刻我不上谁上”。一到塔中,他立即召集检查站、卫健、消防等单位的负责同志,研究部署防疫工作,规范排查车辆和人员流程,细化体温检测、人员筛查分工,压实信息登记、车辆消毒等工作责任;协调塔里木油田、且末县塔中镇等相关联勤单位,加强后勤保障和自身防护工作。几番“操作”下来,防疫工作各环节无缝对接、各步骤高效运转。“在塔中这个地方,用水都存在困难,方方面面如果考虑不周全,那会出乱子的。我在岗一分钟,就要尽职六十秒。”彭伟延坚定地说,“打赢防疫阻击战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他经常为同志们加油鼓劲,勉励大家要争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再三叮嘱大家要做好自身防护。检查站的同志们都情不自禁地说:“有彭局长坐镇,我们就有了主心骨,什么困难都不怕!”

战疫一线,谁说女子不如男

      她的故事只是千万名奋战在抗疫一线女警的缩影。在岗,她是冲锋在前的女战士;在家,她是母亲、妻子、女儿,她爱美爱笑爱生活。但是,面对疫情,她义无反顾、逆行而上,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为民服务的初心使命。宋月是一名退役老兵,一路“摸爬滚打”,现在是塔里木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政委。“退伍不褪色,退役不褪志。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宋月字字铿锵说道,“这是1990年我退伍时喊下的誓言,这些年我也是这样坚守的。”2019年9月,因大庆安保工作需要,宋月从局机关到塔中检查站驻守,看到漫天的黄沙、孤寂的检查站,一股悲凉涌上心头,现如今早已喜欢上了“大漠孤烟直”的壮美,无论是执勤还是与人交谈,满脸的从容和微笑。“请组织继续派我留守塔中检查站!”当得知党委考虑到女同志在防疫一线多有不便,计划换人驻勤时,宋月递上了请战书。苦不苦自己知道,累不累大家看在眼里。算下日子,上次回家调休已经是2019年12月中旬的事了,连续50多天奋战一线,多少男同志都为之动容。“500公里外的家永远是我牵挂的地方,但是为了抗击疫情,再长时间的坚守我也能做到。”“疫情不退,我不退!”是她发出的战时最强音!

不退!要做一名好警察

      董世涛受父亲的影响,考入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成为了一名预备警察。寒假回家,本想向父亲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所学所长,但从500公里外赶回来的董春光,只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还没来得及认真看看越发成熟的儿子,便接到单位的紧急电话: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全员立即返岗。董世涛知道,父亲是交警支队的政委,疫情就是命令,坚守检查站是父亲的职责。记忆里,父亲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偶尔回来,也是一个电话便匆匆离去,父亲坚毅决绝的背影深深地刻在脑海中。公安大学的一堂课上,同学们依次做自我介绍,当董世涛大声地说出“我的父亲是新疆人民警察”时,同学们的掌声经久不息,那一刻,他骄傲了,对父亲心理的那点埋怨和不理解也随之散去,立志要成为父亲一样的好警察。腊月二十八一大早,帮父亲收拾完行李,送父亲去车站的路上简单的闲聊着,“爸爸,你这次去又要多少天才能回来?”“不知道,要等到疫情结束吧。”“爸爸,你在检查站有时间看电视吗?”“晚上不忙的时候,可以用手机看。”“我最近在看《长安十二时辰》,里面讲了一个叫张小敬的不良师,和你一样,也就是古代的警察,誓死保卫长安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台词就是‘不退’。”董春光停下脚步,看着儿子,笑着嘀咕道“不退!”

“疫”线两地,用爱的力量守护

      再帕尔·艾再孜从七十年大庆安保、“两节安保”、春运、到近期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一直奋战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一线,近60天没有回过家了。他的爱人古丽克孜是库尔勒市的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自疫情防控战打响以来,她每天在岗位上连续工作11个小时,晚上住在社区宿舍。再帕尔夫妻俩一个在500公里外的塔中回不了家,一个在1公里内的社区有家不能回,五岁大女儿伊尔夏提托付给了老母亲照看,想孩子了,只能等到晚上两口子都不忙的时候,通过微信视频同孩子说说话。伊尔夏提每次都喊着“要爸爸”“想妈妈”,喊着喊着就哭了。维吾尔族糙汉子再帕尔每次都眼圈泛红,但总是假装镇定地对孩子说“要坚强,爸爸妈妈正在打‘疫魔’,打完‘疫魔’马上就回去了,你呆在家不许出去。”可是,这一个“马上”让孩子一等就是2个月。2月10日的晚上,视频通话中伊尔夏提兴奋地说:“爸爸妈妈,今天警察叔叔和阿姨来给我们送蔬菜、水果、牛奶了,那个叔叔和爸爸穿的是一样的警服,我还以为是爸爸呢。警察叔叔说我们一定能够打败‘疫魔’,是这样吗?”爸爸妈妈异口同声地说:“一定会的!我的宝贝。”

等疫情结束,我想抱抱她

      1月22日,巡逻车在沙漠公路上缓缓地行驶着,“等疫情结束了,你最想去做什么?”教导员蒋志刚的问话打破了夜的寂静,李宗孟不假思索地说“等疫情结束了,我想回家天天给我媳妇做好吃的。”“你小子就知道想老婆”,一同巡逻的郑彦杰嘴上虽这么说,但大家都知道李宗孟一家盼星星盼月亮的好不容易盼来媳妇怀孕了,34岁要当父亲了,大家伙儿都替他高兴。站里考虑到李宗孟家的情况,安排他春节回家调休。大年三十,坐了9小时班车刚刚回到家见着老婆,就接到返岗的通知,李宗孟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在老婆的目送即刻奔赴防疫一线。大年初六,李宗孟接到母亲的电话:“你媳妇流产了……”教导员蒋志刚知道后,当即安排李宗孟回家照顾妻子。沉默良久,“现在正是关键时期,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连轴转,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当逃兵呢?我决定了,我要坚守岗位。”李宗孟说完,便穿好防护装备钻进了巡逻车里。夜幕中闪烁着警灯的巡逻车宛如一个黑色精灵,风沙吹打着玻璃,车内异常安静。李宗孟靠着车窗,望着月色笼罩下的朦胧沙海,暗自想着,等疫情结束了,回家给她做好吃的;等疫情结束了,抱抱她;等疫情结束了,和她一起摘下口罩,沿着孔雀河感受春日暖阳……想着想着,泪水模糊了视线。郑彦杰一把将他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肩上,李宗孟再也压不住内心的悲痛,放声大哭起来。

      李宗孟、郑彦杰夜班归来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检查站的小院里。郑彦杰看到刘志乔在清扫检查站的沙土,打趣道“又用坏了一把扫帚,你就不知道省着点用”。刘志乔露出一脸憨笑,低头看着秃了毛的扫帚,嘴里念叨着“还能用,还能用……”“快来看,快来看!发芽了发芽了!”刘志乔大喊大叫着,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李宗孟顺着刘志乔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夏天盛开向阳花的园圃里,一株嫩芽正迎着朝阳努力绽放!

责任编辑:熊光伟
0

最火资讯

楼兰新闻网 楼兰新闻在线

本站由:

中共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委员会宣传部 主管

新疆巴音郭楞人民广播电台

巴州巴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主办

邮箱:xjbzbs@sina.com 联系电话:0996-2617525

 

Copyright © 2014-2018 LouLanNews. 楼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新ICP备14003459-1 新公网安备 65280102000047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